自由主义杂想

自由主义杂想

本文的灵感来源
得到 万维钢《精英日课》2016.10.5 - 《未来简史》解读4 欧美自由主义的史诗
我们都生活在不同的世界|郭川杂想二
对于勇士郭川,请停止嘲讽,你根本不明白他的伟大
执着的人是幸福的 纪念郭川 郭川已经确认死亡

关于自由主义

以地球人视角而论,所谓现代,就是欧美发达国家的现代。而以中国人视角而言,即便现在很多国人的生活水准不输欧美,但毕竟有历史文化的差异,我们看现代欧美发达国家,总觉得有些不太理解的地方——

为什么如此强调个人,而很少突出集体?

为什么自己明明有最先进的文化,却允许和鼓励一些明显落后的外国文化在本国发展?

为什么战争电影里用一个小兵做主人公,而且居然因为这个小兵个人的苦难,就否定整个战争?

为什么从官方到民间对“政治正确”的要求如此之严格,以至于稍微流露一点(种族、性别、年龄……)歧视的态度就有大麻烦?

为什么对某些“弱势群体”宽容到纵容的地步,还让大麻合法化?

如果一个中国人在国内媒体和网络上流露出上面这样的思想倾向,几乎肯定会被斥为“公主病”甚至“圣母婊”。可是在西方国家,这些就是主流思想。这套思想,就是“自由主义(liberalism)”。自由主义,正是我们从一开始反复预告的全书主题 —— “人文主义”——的一个最大的分支。理解了自由主义的来龙去脉,你才能真正理解西方国家。

以前对自由主义的理解,就好像是知道有那么个东西在那,但说不清道不明,我知道什么是自由主义,什么是违背自由主义的,直到得到万维钢《精英日课》2016.10.5 《未来简史》解读4 欧美自由主义的史诗(以上的引用属于盗版)这篇文章的出现。总觉得自由主义跟个人主义,人文主义有些地方很像,但不知道各自是什么,现在知道了一部分。

关于体验与敏感度

所有人文主义者都认为“人的内心体验”是第一位的,一切道德应该从这里出发。

我们现在看,自由主义其实很有道理。给所有人自由表达的权利,资本主义国家的确生产了最丰富的产品,创造了最丰富的艺术作品,每个人都活得很潇洒,天下所有人都羡慕这样的国家!

所以你要想在这个人文主义的时代做个有道德的人,就千万别伤害别人的感情。

这绝对不是开玩笑。人文主义者可不是想当就能当的,你必须在实践中努力学习,才能做个真正有道德的人。赫拉利提出,对人文主义来说——

知识 = 体验 x 敏感度

前文我们说过,“意识”就是我们的主观体验。这里说的体验也是这个意思,也就是你所经历的各种感觉、感情和想法。

所谓敏感度,有两层意思。第一,你不能光有经历而不重视体察你的体验。第二,你必须允许这些体验来影响你甚至改造你。

赫拉利说:“我们的一生之中,有时候我们伤害别人,或者被伤害;有时候我们同情别人,或者被同情。如果你去注意体会这些伤害、同情的感觉,你就会越来越敏感,那么这种体验对你来说就是一种很好的道德知识。逐渐你就会分辨对错,成为更有智慧的人,这就是人生的旅程。”

所以有人就说,人为什么活着?活着就是要追求尽可能广的体验,以期从中获得智慧。

应该多写点东西,勤写点东西,勤记点东西,勤思考点东西,只有这样才不至于思维僵固,什么是思维僵固,我是做技术的,这一部分思维好像不太影响理科的事。这一部分思维僵固的后果是,感知不太好了,有点迟钝,有点不知不觉,什么都不知不觉,人内心的体验就降低了,知识 = 体验 x 敏感度 敏感度降低了,虽然时间还在前进,体验还在继续,但是对体验的探察不够灵敏了,同样的体验,获得的东西少了,想法也少了。有时候呆滞了,也就不想动弹了,体验也少了。整个人生都少了。

关于郭川

之前从没听说过郭川,我最喜欢的节目《侣行》,还被封了一段时间,我基本上也不怎么看新闻,偶然间知道了,已经略微有点晚了。听说中国还有这么一个人,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浑身发冷,Oh my gosh,中国还有这样的人,我仿佛被电击了一下,为之一振。是的,我害怕我的生命太过于平凡,我害怕我的生命不够精彩,我喜欢稍微带点挑战的事物,我喜欢做些二乎乎的计划去挑战一下。我喜欢划船,这点怎么跟前辈那么像,不过前辈的船不是划的,嘿嘿。大学期间,我跟朋友入手了两“艘”Index 皮划艇,充气的,入门级,单价RMB 400 左右,绳子,船桨,救生衣等,做好了准备,就到我们旁边的水库挑战,提前计划好了路线,原本计划了两条,最后只实现了一条。提前几天自行车探了路,检查的登陆点,计划从一片开阔的水域下水,划过一片开阔的水域,划到一条峡谷里去,穿过峡谷,从提前预设的登陆点登陆,步行两公里上大路再打车回市里。水面路线长度,Google Earth 测量的直线距离是不到10公里,巡航速度是不到一小时3公里,全程GPS记录轨迹,导出kml文件。两艘船,4个人,上午十点下水,中途,登陆了几个小岛,东溜西逛,歪歪扭扭,进了“峡谷”,突然发现,峡谷里边有渔民横在水道里的渔网,谷歌地球看不到渔网,谁知道还有这么一出,行了,穿上鞋,抬着船从两边的岸上穿过的渔网好几次,最后天马上就要黑了,终于到达了前几天勘察过的登录点,正好一天。cool,好像叙事功力太弱,把很酷的东西搞得平平淡淡的,其实真的体验非常棒([轨迹记录] 需要 fq),尤其是有点浪的时候,不要侧舷对浪。另外一个计划是水面直线距离30公里的,可能要野外过夜,最后没能实现。所有计划,几乎没有危险,几乎能保证安全,救生衣必备,而且水库地形狭长,距离岸边不是太远,即使皮划艇漏气我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划到岸上,皮划艇有几个气室,即使爆一个最大的,剩下的也足以让人浮在水面。另外,还有个想法,五一十一人们也不用去人挤人了,在家周围找个水库小湖,超级棒的休闲体验,可以算个小冒险了。现在,工作了,生活不是太棒,其实有点无聊,带着皮划艇下过海,到了离岸几百米,看着岸上的人已经非常小了,来了片乌云,想回到岸上,总感觉光划不走,忒害怕。以后需要提升一下装备。

我已经表达了我对郭川事件的看法,活的精彩。还有,那个尼泊尔地震珠峰雪崩遇难的谷歌高管。都是一样的看法。 这篇议论文里边最好的句子,肯定不是我写的,是郭川自己说的。 最完成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上岸两周年的时候,

在我上岸后,我接受了很多媒体的采访。他们都会问我同一个问题,就是你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挑战。虽然大部分人对我做的事情表示钦佩,但是也会有人对我的冒险表示不理解,认为我太自我。

如果我是一个法国人或者英国人,我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,更多的人可能会对我如何完成这样的挑战的细节感兴趣。” ...

关于郭川这件事,我问过一个我的同事,我的同事说,就算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又能怎么样。我...

关于周围

我们生活的周围是严重缺乏自由主义的分子的。学习,工作,生活,对应的学校,公司,家庭。 我在上学的时候,就有过这样的感触,班里都是分组几个人值日打扫卫生,有时候还有校园的道路,操场,总有干活的时候耍奸蹭滑的小人,那么既然这样,不如,一个组里再实行“家庭联产承包”,个人干个人的,或者两个人一小组,先干完先走,我还真就这么干过,sometimes,我是个较真的人。到最后,值日出了问题,反而一些人说,这么做是不对的,大家都是一个班的,不能这么搞,反而显得咱是个“斤斤计较”的,品德有问题的人。反而人家,大家,站在了“道德”制高点上。我感到不舒服,一部分人感到不舒服。 两个学生打架,先各打五十大板。缘由是小事,嗨。 大人心情不好的时候,对孩子也板着脸,大人有权利吗?大人可能觉得自己有权利。 学校里是这帮人,社会上也是这帮人,哪有什么人文关怀。 不要让别人不舒服,(无谓的自尊心除外),指不定哪天人家也让你不舒服一下,人家又不是傻子,动物都知道报复。即使不报复,动作已经不自然了。 行了,乱乱哄哄,这已经拖延了好长时间,就这样吧,人文主义 自由主义。

[轨迹记录] 最长的水上数据已经丢失了,水上数据都是之后的。使用谷歌个人地图,加载有点慢,需fq。

Related Article